开心麻花走坛:成也套败也套

2019-02-20 17:32:57 围观 : 157

  “喜剧就是悲剧加上时间”,当一部喜剧只是在一味讨好观众的时候,它就失去了成为经典的可能。

  “知道”(nz_zhidao)告诉你,开心麻花系列电影为什么开始走坛。

  年末,关于2018年电影圈的总结一下子多了起来。其中关于“开心麻花”系列电影的讨论是今年电影圈的一个热门线年电影《夏洛特烦恼》让观众认识了开心麻花,然而,在刚过去的国庆档,开心麻花推出的《李茶的姑妈》让观众大跌眼界。

  电影《李茶的姑妈》上映至今票房仅为6.59亿,不敌《无双》,与开心麻花之前几部影片创造的票房更是无法相提并论。在口碑上,也是恶评如潮,豆瓣评分仅为5.1,“低俗烂梗”“土尬油腻”的差评火速攻占了热门短评。

  对于近些年如日中天的开心麻花而言,首次滑铁卢,人们感慨开心麻花将要走坛。其实,这种趋势早就存在了,几个月前的《西虹市首富》虽然在票房上取得了成功,口碑上却受到了很大的质疑。到底,为何开心麻花不再能够抓住了呢?

  时机造就爆款其实,开心麻花之所以在电影界异军突起成为爆款,有一半是赶上了适当的时机。

  在国内的电影市场,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喜剧一直是处于于缺位状态的。在九十年代,电影的黄金时代,人们看的是以周星驰为代表的港产喜剧。但在近些年,随着电影的没落,电影的中心逐渐转向内地,所以喜剧片则成为了电影市场中的刚需。

  同时,这跟社会氛围有一定关系,人们工作压力大,生活节奏快,希望通过喜剧片放松自己,而开心麻花无疑是很好的抓住了这个契机。最早是冯小刚、徐峥、黄渤打开了这个市场,但他们近些年都有所转向,加上他们的电影是依靠个人风格,没有形成品牌——这给了开心麻花“上位”的机会。自2015年《夏洛特烦恼》横空出世,在国庆档击败徐峥的《港囧》以来,开心麻花就成为内地喜剧片的一个大IP,几乎每部都取得了很高的票房。

  或许是这种盛况给了开心麻花过剩的信心,使之觉得他们已经掌握了观众的喜好。然而现实是他们的套已经逐渐被观众所熟知。

  这种质疑实际在很早就有人提出,只不过如今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看破,从某种程度上说,开心麻花可谓是“成也套,败也套”。这种套是很单一的,就是最通俗的“屌丝逆袭”式的白日梦。

  几乎每部电影都是这个模式,在《夏洛特烦恼》中男主在梦里重回高中,报复了羞辱过他的老师、追求到心爱的女孩、让失望的母亲重展笑颜,成为知名作家、音乐人,总之就是实现在生活中没有完成的梦想;在《羞羞的铁拳》中则是依靠一场意外的电击灵魂互换这种奇幻的方式来实现梦想;在《西虹市首富》更是讲了本来一事无成的男主一夜暴富,从而了迎娶白富美人生巅峰。可以看出,开心麻花的电影中的男主基本都在意淫,他们大多为一事无成的屌丝男,通过各种特殊的方式,变身为人生赢家。

  这也是为何开心麻花的电影能够获得高票房的原因,它帮人们实现了心中的意淫。其实这种套十分陈旧,好莱坞爆米花电影里大多走的就是这种线,而开心麻花的优势则是将剧情给中国化了而已。

  在开心麻花的系列电影里,当男主当上了人生赢家后,通常都会,感慨钱不重要,还是感情以及平凡的生活最重要。然而这样的呈现模式实在是太鸡汤了,完全是在,为人物加上所谓的“评判”,从而安慰在现实中的,暴富与否其实无所谓,平淡的生活才是最好的。毫无疑问,这是在。

  同时,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开心麻花的另一个问题,就是人物的扁平化和脸谱化,电影中的人物几乎没有真正的人物,他们的行为和性格都是功能化的,没有充足的情感逻辑和层次。即便最具文艺气质和深度的《驴得水》也是如此,主题明确是为了说一个人性、社会的故事,所以需要一些特定的角色,比如说放荡善良的女性、的底层、的官员。

  不过,这个主题是有一定社会意义的,弱点却是这些人物和所要达到的结果之间可能是脱节的。至于《西虹市首富》则更明显了,男主之前明明是极度,为何突然觉得有钱不快乐了呢?对此,剧中并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。

  这或许也是当前内地喜剧电影的困境,喜剧不仅只是搞笑,它是一种很高级的表现形式。一部好的喜剧是蕴含深刻的主题,它可以用笑的方式来展现的困境和人性的挣扎,而不是在用的方式来给观众灌鸡汤。

  开心麻花在这方面无疑并没有多少建树,然而,它所面对的却是逐渐成熟的观众和不断更新的社会观念。在开始观众可能只想看一个好笑的故事,但现在他们想看的是一个有内容的故事,更重要的还有隐藏在故事中的价值取向。

  这就是开心麻花即将面对的致命弱点,为了票房,一直在用夸张搞笑的剧情和段子来取悦观众,开心麻花即使自称相当接地气,他们所营造的恰恰是超现实的,是专门为主角做白日梦而产生的。而被人诟病最多的则是物化女性,传递出一种落后的性别观念,在开心麻花的电影里,女性是彻底的客体,是作为男性的猎物所存在的,没有自身的人格。像是《夏洛特烦恼》中的马冬梅,这是个毫无的痴情女,能为了男主付出一切。

  可以说,这就是传统视角中,男性对于女性的期望,男性可以有万般不是,女性却必须要默默付出,以此来换取男性的回归。这种价值观的现代社会中是不合时宜的,在女性不断的当下,她们已经不会再以这种方式来生活了。当开心麻花还在以这种方式讲故事的时候,他们势必会很大一部分女性观众。

  就像马克·吐温曾经所言:“喜剧就是悲剧加上时间”。而当一部喜剧只是在一味讨好观众的时候,它就失去了成为经典的可能。也许从这个角度看,《李茶的姑妈》的失败只是在给开心麻花一次温和的提醒。